中新社柏林4月11日電(記者 黃霜紅)在對美國國家安全局竊聽事件對德國造成損害的調查過程中,德國政府下屬“NSA調查委員會”遭遇極大困難。原因在於,在野黨逼迫政府邀請斯諾登前往國會作證,而政府卻因種種原因拒絕這樣做。這件事甚至導致NSA調查委員會主席因無法承受壓力辭職。
  NSA前雇員斯諾登因泄密被美國政府通緝,作為“親密盟友”的德國理當積極協助緝拿。然而,這位“親密盟友”又恰為“棱鏡門”事件的最大受害者。斯諾登透露的資料表明,NSA盜取的德國公民信息量達5億之巨,並且常年竊聽該國兩屆總理的私人電話往來。
  事件在2013年曝光之後,默克爾為首的德國政府屢次承諾徹查,並派出工作小組前往美國,卻因美國政府的不合作無功而返。
  日前在國會的討論中,是否邀請斯諾登作證調查,在執政和在野黨之間產生了激烈爭論,國會主席不得不幾次宣佈中斷討論。綠黨和左派黨堅持儘快邀請斯諾登;但基民盟和社民黨聯合政府卻表示,在發出邀請之前,必須對斯諾登在德國的居留條件作出解釋。
  正是在這一問題上,斯諾登令德國政府十分為難。
  去年,斯諾登在莫斯科會見了德國綠黨議員施特羅博勒,並接受隨行德國記者的採訪,斯諾登對德國徹底調查NSA竊聽事件抱有很大希望,並表示願意為調查作證。
  但斯諾登是一位最具說服力卻又最為特殊的證人。美國向這位泄密者發出的全球通緝令,從去年夏天起就到達了聯邦司法部。斯諾登一旦踏上德國領土,美國立刻會發出引渡要求,德國將“無法保證其人身安全”,更沒有向其提供政治避難的可能,否則將與美國產生嚴重的外交糾紛。美國政府已向德國暗示,如果為斯諾登提供居留,對美國將是個侮辱。
  德國政府雖表示不反對斯諾登作證,但卻無論如何不允許這件事激怒美國。按照該國內政部長的話說,失去兩國間的信息交流,德國的國家安全將會是“聾子和瞎子”。甚至負責反間諜的相關機構也對斯諾登有些“避之唯恐不及”。憲法保護局局長曾經說,斯諾登對他來說並非信息來源,而只是一個“令人無法捉摸的人物”。
  斯諾登密友、也是“棱鏡門”曝光者的《衛報》記者格林·格林沃德(Glenn Greenwald)對德國媒體表示,在安全機構工作過將近10年的斯諾登占有大量資料。沒有斯諾登作證,“棱鏡門”事件將無法徹底查清。
  格林沃德還對德國政府對待斯諾登的態度提出批評:“斯諾登願意捨棄自己的利益出來作證,德國將受益很大。但這個國家卻不願意(對斯諾登)有所付出,我覺得這真是一種傷害,這很不道德”。
  今年5月初,默克爾將訪問華盛頓並會晤奧巴馬,贊同斯諾登作證將為這次訪問投下陰影。NSA調查委員會不得已作出決定,斯諾登問題推遲到默克爾訪美後 “再行處理”。
  不管怎麼說,請與不請斯諾登,“棱鏡門”就在那裡;躲過了初一,躲不過十五,斯諾登的請與不請,對德國政府而言,都是一個燙手的山芋。(完)  (原標題:綜述:德國政府:斯諾登請與不請,這是個難題)
創作者介紹

Kenji

ms47msstb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